你的位置:--加加网络--WD服务网 >> 资讯 >> 加国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赴加旅游产子全揭秘 还能兴旺多久?

热度0票  浏览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8月13日 08:51

三年前,Melody从北京乘飞机来到温哥华。

“海关官员没有问我是否怀孕,我就没有说,”她通过一名翻译这样表示。当时32岁的Melody怀有4个月的身孕,丈夫在家没有同行。Melody进入BC省是通过旅游签证,停留时间是几个月,唯一的目的是在加拿大产子——这样孩子可以获得加拿大身份。

“与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相比,加拿大的环境太好了,孩子将来学习和就业的选择也更多。如果拿到加拿大护照,将来可以来加拿大发展。”

她出了飞机场就直奔位于列治文的月子中心。月子中心的主人是一对年龄40多的夫妇,他们将她带到预订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和摇篮。卫生间是独立的,这样配置的房间“堪称豪华”。

每天都有专人将饭送到房间,也有专门的洗衣服务。一栋房子里可同时入住四五个家庭,而且没有住满。

她在这里没有交到朋友:大部分的卧室门紧闭,走道里也很安静。月子中心负责她的餐饮,也同时为带孩子一起来的家庭提供托儿服务。“他们能够回答我对生产和哺育提出的所有问题,”Melody说。

旅游产子合法吗

与通常的误解相反,旅游产子是合法的。但是仅仅因为在加拿大生了孩子,并不足以获得永久居民身份。拿旅游签来的妇女必须带着孩子回国,将来再申请回到加拿大,通常是等孩子成人以后,孩子再担保父母移民。

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行为可以保证孩子能有更好的人生选择,但并不是家长成为加拿大居民的捷径。

由于月子中心不被法律规范,也不记录在案,很多城市里的医院生产床位都被越来越多的非居民占据。有些情形下,这就成为当地人不安全感的来源,极易成为排外情绪的导火索。

特别是像温哥华和列治文这样的地方,长久以来被华人占据,种族紧张状况有其土壤。这两个地区高企的房价被部分归结为外国投资的恶果。

为何旅游产子如此盛行

加拿大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发达国家之一,与邻国美国一样,允许出生公民权。孩子一出生,就可以获得出生证明,也可以马上申请加拿大护照。

这意味着孩子将来可以享有如下权利:众所周知的教育和公共医疗只是其中一部分。在其父母所属的中国,孩子也享有一些特权,例如拥有外国护照的孩子可以上国际学校,价格比私校实惠,教育质量也高。

温哥华的移民律师Will Tao认为,中国之所以成为北美西海岸最大的旅游产子来源国,和中国的不安全紧密相关。“中国政府什么都要控制,即便很多人有钱了,但仍然没有安全感,任何时候都可能被剥夺财产和人身安全,所以加拿大成为有能力的中国人选择的安全退路”。

月子中心知多少?

可以说,月子中心遍布加拿大主要城市。在某些地区,仍像雨后春笋般涌现:2016年7月,卑省卫生部调查显示省内有26家,是2009年的三倍。

安省的相关数据并没有公开。多伦多,Sunnybrook医院记录显示,2015年在院产子的外国人增加了不少,主要来自中国、尼日利亚、沙特和阿联酋。

2015年3月到2016年3月之间,列治文医院出生的1938个新生儿中有295个是中国来的旅游产子。7月卑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和2015年,非居民产子对省财政支出的占用达到$693,869。

来产子的游客本身确实也要支付医院一些费用,例如Melody大约支出了 $10,000,是正常生育情况的标准花费。

“我觉得很划算,”她说。

一些同样待产的列治文本地家庭在去当地医院的时候被告知床位已满,因此抱怨不得不另寻医院,这令当地合法居民很不满。

月子中心如何运作

找月子中心和找Airbnb很像。温哥华的大多数月子中心都集中在一个类似Craigslist的网站上,名叫Vansky.com。

个人屋主可以提供房间的每晚价格,从奢华的高端住房到普通的单人床房间应有尽有。Melody住的是每晚不到30加元的房间,总体花费为 $4,000 。

一次预订几个月,这里是怀孕女性在待产几个月时间里的家。尤其是当她们在五个月左右身孕时就过来的话,她们仍然可以到处乘飞机旅行,而这里就是她们的大本营。旅馆主人提供三餐,还提供一大堆其他服务,例如翻译、交通和预约家庭医生。

“我当时一点儿也没有担心,” Melody说,“但是,现在我有点儿后怕,因为父母亲朋都不在身边,这又是我第一次生产,没有什么经验。”

旅游产子引发的矛盾

有些时候,月子中心会引发领居的不满和社区健康机构的担忧。这种情况在卑省列治文市已经发生多起。按照2011年人口普查,列治文有49%的人口是华裔。

2015年列治文居民Kerry Starchuk 发现自家旁边的房子住满了来自中国的孕妇。每天运送孕妇和食品的车辆迎来送往。这是该社区出现的又一个显著变化。

之前的一次是,2014年社区里出现了很多只写中文的牌子。Starchuk游说市政府要求强制所有标牌同时标注英语和法语。

现在,她又发起了请愿(e-397),要求联邦政府取消出生公民权,原因是“旅游产子极大耗费了纳税人的钱”,并且“占加拿大公共医疗系统和社会保险计划的便宜”。

当年7~10月,这项请愿就在加拿大得到了8568个签名,而达到500个签名就足够向众议院提交了。“列治文医院上个财年,六分之一的出生记录都来自非居民,”议员Alice Wong在声明中写道。10月该请愿被提交到参议院审议,并在12月得到时任移民部长麦家廉的回复,认为此提案事关重大。

未来政策走向

通常旅游产子的华人在加拿大是被瞧不起的人群,因为这些人的孩子获得国籍不是通过正当环境下的正当理由。

如果不是出于紧急情况,医生也没有义务和权利接收没有健康卡的产妇,因此在面对旅游生子的人群时,医生也面临道德困境和伦理问题。

联邦移民部前总干事、多元文化作者Andrew Griffith认为,目前的旅游产子人数还没有多到需要采取激烈手段的程度。不过联邦和省府应该每年统计非居民产子的情况,并且采取法律行动,严厉取缔相关咨询公司和月子中心。

政府目前监管不力,海外来的人并不清楚相关法律是怎么规定的,红线在哪里。这些人还可能从已经在加拿大的人那里获得错误的信息,从而被误导。政府监管也是对这些千里迢迢赶来生子的女性提供保护。

Melody后来虽然回到中国,但是她的故事还没有结束。2016年她再次怀孕,又订了航班前去温哥华,这次是和丈夫孩子一起。“我感觉医院非常专业,我希望两个孩子能够平等。”

这次,她更加自信了,她和丈夫使用了北京移民旅游机构的服务租了房子。生下第二个儿子后,她回到月子中心坐完月子,才回中国。这个家庭短期内没有计划回加拿大,但是她很庆幸,对她的孩子来说,将来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图文资讯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