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加网络--WD服务网 >> 资讯 >> 综合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新疆政治犯张海涛之妻李爱杰发声明:将继续为爱抗争

热度0票  浏览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10月12日 10:21
    


    


    
    在新疆沙雅监狱服刑的中国著名政治犯张海涛妻子李爱杰,本月9日晚因不屈从娘家人要求与其丈夫断绝关系遭暴力殴打事件曝光后,在网上引起网友强烈反响及媒体广泛关注。
    
    本月10日李爱杰从娘家成功逃脱后表示头疼恶心呕吐,疑似脑部受伤。本网人权观察员今天致电李爱杰问询其伤情是否到医院检查,李爱杰说在县城检查后目前结果还没有出来,并说她现在浑身疼痛腰直不起来,头部被哥哥姐姐打出多个大包,挨枕头疼痛的无法入眠,洗澡时发现身上多处淤青。
    
    本网人权观察员问及李爱杰因替张海涛呼吁而受到官方恐吓,以及来自于娘家哥哥姐姐对她的伤害有没有后悔嫁给海涛。李爱杰表示,虽然现在我已被众叛亲离,但让我就这样抛弃海涛我真的做不到。自从我与海涛相遇那一刻起,就没有后悔过嫁给他。我觉得为海涛这样一个人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正是海涛告诉我“人不能像猪一样活着”,我才明白我现在抗争的价值和意义。海涛抗争为的是一条公义的路,我也是为我们的下一代,为小曼德拉不再重复海涛的苦难而抗争的,现在付出再多的苦难我都不后悔。以后的日子里,我会一如既往为海涛呼吁。目前不会考虑与张海涛断绝关系。我与张海涛的婚姻能否延续应该由应由我们两个人做主,任何人都无权干涉。既然我选择了等待这就是海涛的价值所在,这份等待是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难以购买的。
    
    据悉,10月1日李爱杰曾致电新疆沙雅监狱,要求监狱方安排会见张海涛,但被告知“今年不能会见”。并说今年内都不可会见张海涛,仅可通过司法局进行所谓“网络视频会见”,这让李爱杰非常失落与气愤。
    
    她说,网络和电视上天天谈“依法治国”,沙雅监狱凭什么剥夺我和孩子会见海涛的权利?并且,小曼德拉从出生到现在快两岁了都还没见过爸爸,孩子每天都喊爸爸、爸爸的,见到别的小朋友喊爸爸他也跟着喊爸爸,本来这次很高兴小曼德拉终于可以见到爸爸了,结果又是空欢喜一场,心里非常难过。
    
    李爱杰说:“我能体会到他们父子俩迫切想见到对方的愿望,所以我不会放弃申请会见海涛的权利,我会尽最大努力争取他们父子早日相见。”
    
    当问及李爱杰面对哥哥姐姐的伤害是否怨恨他们,李爱杰说:虽然说可以理解哥哥姐姐遭到官方恐吓的压力,但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亲人对她大打出手还是伤心欲绝,她已决定与哥哥姐姐断绝关系,并借助本网发出断亲声明。声明从本日起与哥哥姐姐脱离亲人关系,以后自己的一切言行后果由自己承担,无关他人。如果以后官方再对其娘家人施加压力请哥哥姐姐付诸于法律控告对方。
    
    声明中李爱杰还附带了她在娘家被哥哥姐姐殴打的全过程,呈现给关心支持她的朋友们。
    
    有关李爱杰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李爱杰:我被亲人毒打过程及声明书】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
    
    万分感谢各界、各位朋友在我经历亲人对我的伤害时你们对我的关心、牵挂和支持!感谢好心的朋友为我发帖、呼吁、声援!危难中,你们再次让我体会到了亲人般的温暖,你们不是亲人却胜过我的亲人!
    
    我的被打表面上看是因为拒绝了家人的无理要求:“让我和张海涛断绝关系”。但实际上是大哥把平时当局骚扰恐吓积郁的怒火与恐怖全部发泄到了我的身上:“你知道派出所找了我多少次吗?你等着张海涛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前途?跟他断绝关系,以后不准去新疆!”,姐姐大吼:“你把人气死,找了个啥人,把你自己毁了,一家人也跟着遭殃,不听话,执迷不悟!”。
    
    然后哥哥借着喝了点酒,姐姐因为我前两次到她家,我们也是为此争吵,都没打到我,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卯足了劲,哥哥和姐姐的拳头雨点般砸在我头上、脸上,我再也无法坚强,积压的心头的各种痛苦悲愤的情绪也爆发了出来,绝望地抱着头蹲在地上声嘶力竭大哭起来,此刻,真的希望眼泪能够冲刷走所有的苦难。
    
    我的哭声并没有使哥哥姐姐心慈手软,妈妈和小哥都没拉住大哥和姐姐,他们俩对着我的背部更加紧锣密鼓地拳打脚踢,终于把我踢倒在地,我出离愤怒,嚯地站起把姐姐推开:“你们凭什么打我?”,我看到大哥抄起家中那种敦实的木椅子向我砸来,小哥立即拦下:“你这样是会把她打死的!”
    
    至此,他们才停止了对我的殴打。大哥和姐姐都累的气喘吁吁的继续指责我“你知道你给家里找了多少麻烦,大哥被叫到派出所多少次?妈80多岁了,还被问话,你如果还到新疆闹、上访,乱跑乱说,二哥三哥将会被停职检查,你也过了哺乳期,人家会把你抓起来,人家已经把你查了个底朝天了”
    
    随后大哥怒气冲冲地抢走了我的手机:“你知道你的手机被监控不”“你还到新疆去不?还去上访闹不?还乱跑乱说不?”我怕他在往死里打我便用手护着头说:“现在都不让去探视了,我还去新疆干嘛?”
    
    他们终于停止了打我。
    
    晚上听家里一个侄辈说,今天下午派出所来了两次人,人家开着警车,穿得警服,第一次是所长,喊哥哥到派出所,结果哥哥没在家。第二次来了两个人,说要了解李爱杰的情况,家人说我们都断绝关系了,人家也不在这,我们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然后派出所的人就回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头枕在哪个地方都疼,摸了摸,头部有很多大包,脸火辣辣地疼,脊背挨着床也疼,腰疼痛不敢直,我默默地任泪水流淌:“小时最疼爱我的哥哥、姐姐为什么会如此狠心将我往死里打?这是文革式“株连九族”的死灰复燃吗?我爱一个人、为所爱的人坚守错了吗?会见海涛是国家法定的权利,小曼德拉从出生还没见过爸爸,我带儿子去见爸爸错了吗?我和小曼德拉是海涛能够活下来、走出监狱大门的支撑与希望,在这个时候让我离开海涛,我真的做不到啊!但是面对众叛亲离四面楚歌的凶险处境,我一个如此弱小的女人又拿什么来支撑自己走下去呢”一夜朦朦胧胧辗转反侧到天亮。
    
    第二天要走了,妈妈哭着向我说:“娃呀,别在乱跑乱说了”我也哭了却不知向妈妈说什么,瘫痪在床的老父亲起的特别早,正坐在那吃饭,我说:“爸,我喂你饭!”“不让你喂!”80多岁的老父有些老年痴呆,心智相当于几岁的孩童,口齿也不太清了,说话有些呜呜啦啦,老父看起来特别乖,坐在那吃饭也不撒,以前自己吃饭总是撒得满身都是饭,今天好像特意表现给我看,自己还是很棒的,不需要我为他操心,“让你妈去看车来了没有,你准备好东西”,妈妈没听懂,我还是听出了父亲说的话,我的泪一下子就来了,转过身免得父母看见,父亲听出我在家有危险,催着我快走呢,妈妈也哭了:“看你爸还操着你心呢!”妈妈一遍一遍地到村口看到县城的车来了没有
    
    坐上车,我的泪又无声地滑落,小时最偏爱我的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在你们本该安度晚年的时候,我却让你们为我担心、忧虑、操心,此刻心就象被撕裂了般,比身上的伤更疼痛。
    
    至此,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我要向我的家人严正声明:我的哥哥姐姐对我的毒打已表示对我恩断义绝,我李爱杰在发出声明之日起将与我的哥哥、姐姐断绝任何关系,以后我李爱杰的任何言行都会自行负责与你们无关。任何人、任何单位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因为我李爱杰去骚扰、牵扯你们,你们都可以诉诸于法律控告它们。
    
    另外,我也请那些想拆散我与张海涛婚姻的人听明白了:“我从未考虑过与海涛脱离关系,我与海涛之间的婚姻能否延续应由我们自己做主,不希望任何人干涉我们俩的婚姻。我选择了等待就是海涛的价值所在,这份等待是任何有价的东西难以购买的,因为爱情无价。”
    
    特此声明,也请朋友们做个见证!
    
    李爱杰
    2017年10月12日
    

[博讯来稿]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图文资讯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