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加网络--WD服务网 >> 资讯 >> 综合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自上而下!曝光中国互联网管控新模式

热度0票  浏览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10月17日 09:30
    
    来源:纽约时报
    

    在美国,一些世界上最强大的科技公司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采取更多措施来打击虚假信息、阻止外国渗透。
    
    但是在中国,有赵金旭(音)这样的检查员。
    
    27岁的赵金旭来自中国内蒙古草原上一个多风的小镇,他扫视网络,查找暴力、假新闻和色情内容。他是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微博上的“检查员”。上个月微博宣布,将聘请人员来协助执行中国对网络内容的严格限制。
    
    多年来,美国等国认为这种严厉的审查制度是政治脆弱性的标志,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障碍。但随着西方国家开始讨论可能推出的互联网限制,头疼于假新闻、黑客和外国干涉,中国有一些人觉得,这是对该国的互联网构想的一次有力肯定。
    
    “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在这里发生,”赵金旭谈到俄罗斯去年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的争论时说。
    
    除了共产党的忠诚拥护者,很少有人会认为中国的互联网控制模式是民主社会的典范。中国在网络上压制异见,还把很多践行异见的人士关进监狱。中国屏蔽外界的新闻和信息,包括《纽约时报》网站;还在封锁Facebook和Twitter等全球服务的同时,对本土科技公司进行扶植。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预见到了很多问题,如今从美国到德国再到印度尼西亚,很多国家都在受这些问题的困扰。俄罗斯人把互联网变成政治武器,中国则把它当作一面盾牌。
    
    实际上,中国在科技领域充满活力。它具有蓬勃发展的科技文化。中国互联网公司可以与Facebook和亚马逊同台较量。对其它国家来说,中国可能会提出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自上而下的模式,表明科技可以在政府的管控下蓬勃发展。
    
    “没有安全,效率再高也没有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他是政府在互联网法律方面的顾问。
    
    中国并没有满足于现有成绩。
    
    一个重要的政党大会本周三将在北京召开;就在前几周,该国的互联网监管机构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一批新的规定。
    
    其中一个规定已经在上周生效,按照这个规定,在线论坛或聊天群的群主需要对用户的评论负责。
    
    另一个规定是禁止用户匿名,这对机器人和虚假帐户是个打击。Facebook和Twitter上就有这种帐号,它们向美国选民散播了一些虚假内容。
    
    “我们党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网信办一个部门上个月在一份党的重要期刊中写道。
    
    这篇文章与习近平主席对互联网力量的早期认识是一致的。习近平创建了网信办,并赋予它权力,它把之前很多管理网络内容的重叠机构集中到一起。
    
    网信办现在被视为与国防部同等重要的机构。自去年起,54岁的徐麟开始主持网信办工作,这位技术官僚之前是宣传官员。习近平在上海期间共事过的一些要员节节高升,徐麟是其中之一。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高级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说,习近平承诺让中国成为与美国齐肩的网络超级大国,而网络空间管理是这项承诺的核心内容。
    
    “人们认识到,技术进步的速度超过了政府控制它的能力,”萨克斯说。只举一个例子,俄罗斯对Facebook的干预“解释了他们究竟在这里做什么”。
    
    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公司是这种自上而下措施的关键。科技公司需要将内容存档60天,并将一切违禁内容报告给警方。政府正在收购一些科技公司的少量股权,以换取董事会的席位,直接参与新的互联网巨头的管理。
    
    如果未能让用户规规矩矩,科技公司还会受到重罚。9月,网络安全管理部门因为中国三大互联网公司腾讯控股、阿里巴巴集团和百度处以罚款,因其完全或部分拥有的社交媒体平台未能阻止谣言、暴力和色情内容的传播。(如果未能阻止违禁内容的传播,公司一次最高可被罚款50万元人民币,并吊销营业执照。)
    
    人权观察者担心,这场打击可能会对本就严格受限的政治言论产生寒蝉效应。比如上月,警方突击搜查了大学教授刘鹏飞的家。他曾在腾讯旗下的全世界最流行即时通讯软件之一微信上创建了一个时事群。
    
    作为接受严格管控的交换,中国互联网公司得到的是增长的机会,而外国竞争对手则被拒之于国门外。它们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技术成功。腾讯的微信改变了中国的社会生活:人们用它聊天、付款、转账、叫车和寻找恋人。
    
    中国现在正在启动一个野心勃勃的项目,意在主导人工智能等领域。一些人认为,中国可能具备一个优势。中国有逾七亿网络用户,却没有一个强大的法律框架来应对数据泄密问题。这降低了公司利用用户数据的难度,而用户数据正是发展人工智能技术的核心。
    
    但中国这个优势也可能是一把双刃剑。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难以向国外扩张,专家称这在一定程度上源于它们对政府的依赖。
    
    “在很大程度上,竞争优势是它们与中国政府的政治关系,而这是没法把带到国外去的,”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徐洛文(Lokman Tsui)说。
    
    此外,在这里并非所有新规定都受欢迎。要求社交媒体平台的用户向公司提供真实身份(尽管依然可以使用网名)的规定,一些公司和网络用户却一直不愿意切实执行。微博招募1000名监督员举报网上的违法内容的公告,在自己的网站上遭到嘲讽。违法内容的定义可能非常宽泛。
    
    “线上线下,老大哥都在看着你,”网名为“mingxinjianxing”的用户写道。
    
    但说到俄罗斯的干预引发的争议,这里鲜有讨论。在少数几个在微博上讨论此事的人中,一些人对美国不审查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的信息表示惊讶。
    
    微博上的年轻志愿者赵金旭,就是支持政府管控者的典型。
    
    在一家叫“欧罗巴”(Europa)的餐厅里,赵金旭说中国的制度与其说是“老大哥”,还不如说是一个弟弟,保护着像他姐的孩子那样的儿童远离有害的东西。他拒绝透露有关自己的工作地点和内容的细节。
    
    “即使互联网是虚拟的,它依然是社会的一部分,”他接着说。“所以在任何地方,我都觉得谁都不应该发布色情、非法或暴力的帖子。”
    
    肩负着这样一个新角色的他,要在微博上寻找艳俗和违法内容。他解释说,一些帖子几乎不加掩饰地索要色情内容或招妓,有一次他就把一条信息报告给了警方,因为那条消息使用了据他说是指卖淫的隐晦说法。
    
    举报后,跟进的是警方。他兴奋地拿出手机,展示自己3000多个微博粉丝中的最新成员:北京警方监督互联网的部门。
    
    “正常情况下,如果不干坏事,就不会被警察关注的,”他说。“我觉得对一个上网多年的人来说,这真的很特别。” _(网文转载)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图文资讯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