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加加网络--WD服务网 >> 资讯 >> 综合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宪法日限法 吴法天遇上无法天

热度0票  浏览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12月05日 19:20
    据网名吴法天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的微信公众号“天下说法”消息:
    
    2017年12月4日上午,吴法天与赵律师一起从北京乘车赶往天津二中院,参加最高法院关于天津杨松发故意杀人案的申诉视频接访。
    
    据吴丹红说,他们曾经就杨松发故意杀人案召开过一次研讨会,有人称杨松发是“活着的呼格”。杨松发已经服刑十六年,不求减刑,一直喊冤。
    
     “明明最高法院在北京,我们也在北京,却要我们跑到天津,来跟北京远程视频连线。” 吴法天说。
    
    吴法天对于与最高法法官的视频交流只是简单叙述了一下,重点是讲在天津二中院的阅卷经历。吴法天他们也向最高法院法官提出了阅卷问题,说天津二中院不给他们阅卷,对申诉影响很大。
    
    这让人想起了2015年在江西高院举牌点蜡烛要求对江西乐平冤案阅卷的律师,还有去声援的屠夫吴淦。
    
    天津二中院有内部规定,2010年7月1日以前的刑事案件,需要原来的承办人同意才能阅卷。而承办人就是不同意。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很明确说,申诉案件,原审法院应当给律师阅卷,希望二中院能配合。她还说,全国各地法院对申诉案件,现在都是会给律师阅卷的,天津二中院不能以内部规定不让律师阅卷。吴法天当场表示感谢,并希望在场的天津二中院的工作人员帮助协调。在场的工作人员表示会跟领导请示。
    
    视频接访后,吴法天他们留在天津二中院要求阅卷。从下午三点多一直等到五点多,吴法天他们都在阅卷室干坐着。档案室同意,且有最高人民法院的“尚方宝剑”,但还是漫长的等待。
    
    吴法天说:“我仍然无法确定今天是否可以阅到卷。我甚至一度怀疑,到了一个假法院。”
    
    档案室的墙上有《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电子档案查阅管理规定》,其中第三条规定,“查阅2010年7月1日以前归档的刑事案件、行政案件、接待案件、申诉案件等档案,仍需经审判业务庭或案件承办人同意后方可查阅。”这就意味着,只要承办人不同意,律师就永远不可能阅到卷。但承办人在什么情况下同意,什么情况下不同意,却没有规定。
    
    直到下午六点,法院工作人员几乎都下班走了,吴法天他们依然还在档案室等着。这是传来消息,批准他们阅卷了。看到案卷后,吴法天他们发现,可以阅的只有审判卷,而最为重要的侦查卷却不能阅,说要侦查机关批准
    
    吴法天说:“今天是普法日,也是第四个宪法日。我心里却觉得悲凉。”
    
    12月4日是全国宪法日,也曾经是全国法制宣传日,但是就在这样的日子里,上位的法律法规在一些地方也是无效的,各地方、各部门、各单位都有自己的土规定,吴法天他们遇上无法的天津二中院。
    
    

    

    

    

    

    

    
    来源:律师权益关注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图文资讯

网络资源